Home » Ли Иннань » Родители » Статьи и выступления » Я – преподаватель русского языка. (О Ли Ша) (Кит.)

Карта сайта

Я – преподаватель русского языка. (О Ли Ша) (Кит.)

“我是一名俄语教师”

 

2009年3月20日是中国著名教授、俄语界元老李莎女士95周岁华诞。李莎的人生道路曲折、坎坷,与中俄两国重大历史事件紧密相连,她经常被誉为“传奇式人物”、“中俄关系的见证人和桥梁”。

李莎原籍俄罗斯,俄文名字是叶丽萨维塔·基什金娜 (Елизавета Павловна Кишкина),小名丽扎。她于1914年出身在伏尔加河畔一个贵族庄园里,十月革命后随母亲移居莫斯科。1931年,十七岁的丽扎在莫斯科出版印刷技术专科学校毕业后,不畏艰难困苦,自愿报名到苏联远东去参加建设、支援边疆。在远东,她结识了许多赴苏学习和工作的中国朋友,对中国开始有了初步的了解。1933年回到莫斯科后,在朋友家里认识了当时在共产国际工作的我党早期领导人、无产阶级革命家李立三,并于1936年与他结为伉俪。1938年苏联肃反扩大化期间,李立三受冤入狱,丽扎顶住了极大的压力,拒绝和丈夫划清界限。她走遍莫斯科监狱,四处寻觅,努力营救,给与李立三以多方援助和精神上的支持。1939年李立三在周恩来的协助下获释出狱,丽扎又陪同他克服了种种困难,在苏联卫国战争中经受了磨难和考验。她积极参加后方工作,战后荣获苏联政府授予的《英勇劳动》奖章。1946年李立三终于被批准回国后,丽扎就毫不犹豫地跟随他来中国定居。在这里,李立三刻意为她起了一个中国名字“李莎”,希望她更好地融入中国社会。

新中国建立前后,李立三在党政机关任高职,但李莎不甘心当“官太太”、在家里过悠闲生活,她主动要求参加工作,想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当时,中国急需培养俄语人才,俄语教师非常受欢迎, 李莎就放弃自己原来的专业,1947年到哈尔滨俄语专科学校教书。从此以后,俄语教学就成了她终生的事业。1949年李莎随同李立三来到北京,开始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当时为北京俄语学院)执教,她日日夜夜奋战在教育战线上,以普通教师自居,坚持直接给本科生授课,对学院的老师进行辅导,承担了大量的教学任务。有时一周上24小时的课,而且课程头绪繁多,有实践课、口语课、文学阅读、翻译科等等。李莎不辞辛苦,回到家里还要认真备课、批改学生作业、编写审阅教材,一直忙到深夜。她讲课有方、生动活泼,善于调动学生的积极性,教学效果非常之好。许多老学生至今还记得她讲课的一些细节,回忆起来津津有味。在60年代俄语专家极度缺乏的背景下,李莎在俄语界更是起到顶梁柱的作用。除了担任更多的教学、辅导任务之外,她还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兼任顾问,与中国老一代翻译家草樱、叶水夫、徐磊然等人紧密合作,为俄罗斯文学作品的翻译工作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1964年李莎正式加入中国国籍。 不久“文化大革命”爆发,李立三被“四人帮”残酷迫害致死,李莎也受到了株连,但她认定中国是她第二故乡的决心丝毫也没有因此而动摇。“四人帮”倒台后,李立三被平反昭雪,李莎也恢复了名誉,她精神焕发,如同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以满腔热情重新投入了她所倾心的俄语教学工作。 1979年她被授于教授职称,享受中国籍老专家待遇,并得到了各方面的关照。80-90年代是她一生当中第二个工作高潮, 除了给研究生上课、给教师辅导质疑以外,她积极编写审阅许多俄语教材、词典、教学参考书等,还参加了重要的翻译审订工作,如:周恩来选集俄语版、《我的父亲毛泽东》俄文版的审订。

李莎的学术和社会活动也十分繁忙。她出任中国俄语教学研究会理事、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理事、中国老教授协会名誉理事等职。1983年起连续十几年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六、七、八、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到中国各地考察,用提案的形式积极反映基层的各种问题。在80年代末,面对中国俄语教学严重萎缩的局面,李莎万分焦急,曾经在多种场合呼吁重视、振兴俄语教学,并把家里珍藏的部分俄语图书、教材赠送给新疆一所俄语学校,以示支持。

李莎始终不渝地关注中俄关系的发展,把中俄友好事业视作己任。她是中俄友好协会名誉理事,经常接受媒体采访,通过国际广播电台和电视频道表达她对中国人民和俄罗斯人民的深厚情感,努力为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做出贡献,得到了中俄友协和俄中友协的表彰。2005年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授予她的《纪念卫国战争胜利60周年》国家奖章,也有一些民间团体给她颁发了各种奖章。

李莎老人桃李满天下,在中俄两国受到普遍的尊敬和爱戴。她亲手培养的1000多名学生在中国各行各业都成为有用之材,其中不乏教授、学者、翻译家、资深记者、外交官和驻外大使,也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将领、中国政府部长等要员。她还有一批50年代的越南学生,也个个成才,班长阮孟琴还曾出任越南政府副总理兼外交部长。

现在,李莎过着安详幸福的晚年,享受天伦之乐。她乐观豁达,热爱生活,喜欢看书、听音乐,也喜欢交际,家里经常接待中国和俄罗斯的亲戚朋友们,可谓高朋满座。来人都想听听老人口述一些往事,也想看看她珍藏的照片和各种奖章。当我们问起她,哪一枚奖章她觉得最有分量,李莎捧出一枚铸有普希金头像银质奖章说:“这是1998年世界俄语教师联合会的普希金奖章,用来表彰各国教师在俄语教学方面的成就。我能得到这种荣誉感到非常高兴、非常自豪,因为我首先是一名俄语教师”。

在李莎教授95岁寿辰之际,北京外国语大学《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正准备出版记述她不平凡人生的《我的中国缘分——李立三夫人李莎回忆录》。著名作家王蒙在序言中为李莎的一生作了富有哲理的总结,写道:“她的晚境很好,她对于未来充满了希望,令人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多难兴邦,多难佑人,天佑忠良,好人一生平安。如果前半生有了太多的不平安与不必要的考验的话,他或她的晚年一定会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