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Ли Иннань » О себе » Немного воспоминаний: о себе и о других » Народный дипломат (О И.А.Рогачеве) (кит.)

Карта сайта

Народный дипломат (О И.А.Рогачеве) (кит.)

人民外交家——

忆罗高寿大使

 

 李英男

 

 

罗高寿(Рогачев)这一家族的名字(其实是姓氏),我自少儿时代就比较熟悉了。当年母亲李莎收藏了不少俄文书籍,其中装潢精美的《水浒传》、《西游记》我很喜欢翻阅,印在扉页上的翻译家А.П.罗高寿的大名深深嵌入记忆之中。50年代正直中苏友谊“蜜月”,我在北京苏联大使馆附校读书,有一天听到高年级女同学们兴致勃勃地谈论着:“罗高寿来了!”——“是那位老翻译家吗?”我好奇地问道。——“不是,是伊戈尔”。——“伊戈尔是谁?”——“是老罗高寿的儿子,长得挺帅的!”姑娘们的口气无意中透漏了这一群少女的秘密:伊戈尔•罗高寿原来是她们心目中的青春偶像,我当然也很想看看他一眼。果然,几天之后我在东交民巷散步时,同学往前指了指说:“瞧,那就是伊戈尔!”我看到一位高高瘦瘦的青年,他文质彬彬,笑容可掬,具有知识分子的谦和与魅力。这就是我对伊戈尔•阿列克塞耶维奇•罗高寿最初的印象。

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中俄关系经历了长长的严冬时期之后,刚刚迎来雪融花开的早春时光,又遇到苏联解体等重大历史性变故。恰在这一关键时段,1992年罗高寿被任命为俄罗斯联邦驻华大使,为进一步推动俄中关系健康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92年夏,我在哈交会上与罗高寿大使相遇,便毛遂自荐走到他跟前说:“我是李立三、李莎的女儿”。这是我第一次与罗高寿大使面对面的近距离接触,心里还没有底。没想到,罗高寿脸上顿时浮现出亲切的微笑,他紧紧握住我的手说:“我非常敬重你的母亲,请你转达我对她的问候”(母亲原是苏联公民、于1964年转入中国国籍)。罗高寿大使诚挚热情的态度与过去苏方对母亲的冷落、疏远形成鲜明对照,也预示了俄中关系实质性的内在变化。罗高寿大使在华工作13年间一直对母亲真诚关怀,曾多次邀请她参加大使馆的重要活动,亲自为她颁奖,还先后两次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和木樨地家里向她祝寿。在贺信中,他写了几句很有分量的动人的话语:

“伏尔加河为您的老家带来了生机,长江之水滋养了您第二个祖国。在长长的一生中,您目睹了这两条江河源远流长,滚滚向前。您一生的道路曲折不平,经受了各种坎坷艰辛的考验,一如既往地坚持着善良和人道主义理想”。

这几句话表达了罗高寿大使对母亲李莎的深厚敬意,也体现了他所看重的人生价值与理想。对母亲选择中国为第二祖国的赞誉反映了他所坚持的俄中世代友好的根本立场。

罗高寿大使非常重视俄中两国的人文交流,并以身作则,努力推动友好事业,建立广泛的民间关系。记得,2003年我担任北外俄语学院院长期间,曾与中国俄罗斯历史研究会合作承担了举办国际学术研讨的任务。经各方协商,会议题目定为“俄罗斯思想与俄罗斯历史道路”(Русская идея и исторический путь России)。 当时社会上对俄罗斯历史文化的关注还是很不够的,这种题目尚属边缘性课题。各方同行特别希望罗高寿大使能够出席会议,增加会议分量。但我们这次会议既不涉及现实政治,也与热门经济话题毫无联系,纯属学术性活动,大使在百忙之中会有兴趣光临吗?当我找机会向罗高寿大使提出邀请时,他首先问道:“会上准备讨论什么内容?” 一听到会议题目,便顿时兴奋起来,感叹说:“嗷,这个题目定的很好。俄罗斯思想——我们国内各界人士正在热烈讨论这个问题,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俄罗斯人还没有弄清的问题,我很想了解中国学者是怎样分析看待的。我一定要去!”会议开幕的那天,大使提前赶到,在签到簿上题词,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鼓励学者们深入研究俄罗斯历史文化,增进中俄间的相互了解。他还与大家一一握手,合影留念,给我们留下难忘的回忆。

罗高寿大使亲眼见过我国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充分理解开国元勋的历史分量,对他们怀有崇敬之感;对这一代老革命家的子女们也表现出极为深厚的友爱。《我的父亲毛泽东》一书被翻译成俄语,由外文出版社出版后,罗高寿大使特地在俄罗斯大使馆举办了隆重的新书发布会,邀请作者李敏及其亲友、同学、译者等一百多人出席。大使亲自主持发布会,与李敏和其他与会者亲切交谈,一直坚持到底。

尤其在苏联保育院长大的那一批“红后代”受到罗高寿大使的特别关爱。他们每每来到俄罗斯大使馆,大使都要走到他们跟前,热情攀谈,问长问短,很喜欢和他们一起唱苏联老歌曲,激情发作时还会打开钢琴亲自为他们伴奏。此时此刻,群情沸腾,歌声高昂,大家心连着心,互相传播友谊的力量。

记得,库里科娃参赞离职回国前,大使举办招待会为她送行。那天,使馆大厅里贵宾满堂,聚集了许多中俄友好人士。这种场合照理应由俄方专职翻译官出面为大使做翻译。然而,罗高寿大使打破固有规格,瞟了我一眼,便一把拉到麦克风跟前,亲切地说:“英男,我准备用俄语讲话,这次就由你来给我担任翻译吧!”大使自然大方、不拘一格的举止加深了人性化的友好气氛,使大家产生了亲如手足的感觉。我想,这种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做人风格是罗高寿大使外交魅力的重要秘诀之一。

罗高寿大使坚持从大局出发,不计较小事。有一次他应邀来我校出席北京大学生俄语晚会,恰遇北外校园到处修路,在大门迎接大使专车的学生又缺乏外事经验,引着司机在校内转了好几圈,最后让汽车停留在距离大礼堂较远的地方。大使下了车,摸着黑在坑坑洼洼的道路上艰难行步,但他丝毫没有埋怨,也没有对年轻人提出任何责问,心里只怕耽误晚会开始。他急忙进礼堂走上主席台,先说了几句表示歉意的话,尔后如同往常情绪振奋,发表了热情洋溢的友好致辞。

我的好朋友李多利是中俄文化交流的积极分子,也是集邮爱好者,专门收藏反映俄罗斯宇航业绩的邮品。他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当年他听说普京总统即将来华访问,便将自己珍藏的首日封交给罗高寿大使,托他找机会请普京签字留念。罗高寿热情答应,并确实做到了。未料,事后发生了意外:普京签过字的首日封放在使馆办公桌上,不翼而飞。大使发现后,万分焦急,马上下令:无论如何,把东西找回来!使馆工作人员放弃假期,翻箱倒柜,四处寻觅,终于找到了首日封。物归原主,李多利捧着普京的签名,心里格外欢喜,对罗高寿充满了感激之情。可见,罗高寿大使日理万机,也非常注意把每一件哪怕是细小的事情一定要做好、做到家,验证了周恩来总理的名言:“外交无小事”。

罗高寿大使期满回国后,继续积极从事政治社会活动,一如既往地关心俄中友好事业。2008年9月突如其来的车祸严重摧残了他的身体健康,但他以巨大的毅力坚持与病魔作斗争,2009年9月底来华参加中俄建交60周年暨中俄友好协会成立60周年庆祝活动。我在人民大会堂看到他坐着轮椅进入会议大厅,行动很困难,但他一定坚持要站起来发表讲话,用洪亮的声音庆贺俄中友谊天久地长,让人感动不已,热泪盈眶。罗高寿病重时念念不忘的是中国。作为中国通,他最相信的还是中医。2011年他来北京看病治疗,我和儿子刘铮到协和医院探望。罗高寿躺在病床上,比过去虚弱了不少,但他依然那样豁朗乐观,风趣幽默,表现出惊人的精神力量。不料,那是我与罗高寿大使最后一次见面。

2012年4月7日我乘机抵达莫斯科,在机场上与丈夫相见时,他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罗高寿今天去世了”。突如其来的噩耗使我格外震惊,陷入悲痛之中。我马上表示:“一定要参加他的葬礼”。4月9日我来到俄罗斯外交部礼堂,跟着长长的队伍缓缓进入告别大厅,把一束白菊花恭恭敬敬地放在灵柩前,心中默念着:“别了,罗高寿大使!您是一位真正的人民外交家,中国朋友们一定会怀念您!”

 

2013年春 于北京